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三届 老知青 老大姐的博客

把缤纷的心花撒向互联网,变幻成绚丽的七彩霓虹.......

 
 
 

日志

 
 

笑谈岁月喜相逢 [转贴]  

2008-10-20 07:54:48|  分类: 知青 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谈岁月——我的老三班(粤海知青 heiyi)

金秋的十月中旬,想不到一帮相隔几十年的原海南牙叉农场十二队的老友(最初为南路队),竟可以相聚一起,那份惊喜,那种激动,尽在那双手紧握,热情拥抱之中。

同一天坐船,同一天进入连队(南路队),同一个生产班,同一起挨苦,同一起奋斗…..相同的经历,相同的沸点,使一帮在历尽坎坷之后又喜相逢的知青兄弟怎不感到兴奋和激动,席间,我们笑谈人生笑谈年少,笑谈过往。而一个使用得最多的词,就是“我们老三班…..”

“老三班”,一生人的经典记忆。记得老三班”,便记起那段经历,那段艰辛,那段苦痛,那段快乐,那段人生的历练,那段不可磨灭的情怀。

 记得到连队不久,便遇上大开荒,老连长是一个老转业兵,没文化,能干,正直,脾气犟,愣,任理不认人,且不懂逢迎。有一次上级机关来连队检查,上级打过招呼。可到了中午吃饭,居然只是一盘青菜,据说还是萝卜叶。

这老兵,一开始,就看不起知青,以为是一群学生娃,手无抓鸡之力。可当他爬上山,看到三班在二三十度的石头山上硬开出的一层层整齐的环山行,一个个方方正正的橡胶穴,一个个满身泥,满身水(汗)的小伙儿,他呆住了。他跳下穴洞,用自制的测量器左量右度,自言自语。(挖石头穴,每人每天是4个,可我们每人平均是6个。)当看到我们手上的钢钎,铁棍,大锄头,小锄头,还有那布满血泡的双手,老连长沉默了,一声不响地走了。

自此,这群知青在他心目就是一群战士,三班更是他最钟爱的,认定最能啃硬骨头的一群干将。

69年夏,南路队100几十号的知青,大战南路山,四个生产班,各不相让,你追我赶,誓夺优胜。此事惊动到农场视察的四师师长徐震锋,急带随员翻山越岭赶到南路山,只见山上硝烟四起,铁锄飞舞,血汗交辉,杀声阵阵。老师长惊叹了:这那里是一场大开荒,简直就是一场攻击战。这位在东北战场、在塔山,一个人缴获一辆美式坦克,活捉一个排的俘虏的全国战斗英雄,被这伙知青的战斗力震慑而感动。随即掠起衣袖,加入到这攻击战的行列。(南路队在后来被命名为兵团标兵连队)

 三班的名字也响起来了。可在调哪个班去开辟新连队的问题上,徐师长和老连长争起来了。

 “我操你ma!,你把我最好的班调走…..”刚烈的老连长向师长咆哮

  作为一个善于作战的老军人,岂不懂得把尖刀放在何处?

“妈你个B,我就是要最好的放在那……你他ma的有没有党性?......”师长的声音也不甘示弱。

   虽然老连长有多么的不愿意,一年后,我们三班21人,还是被调去了新建连队(十二连)。

  “老三班”,由广州,海南的知青组成,高中生占多。

 班长老曾,老退伍兵,黑瘦、干练,文化不高,不善说话。他曾对我说,他由衷的佩服这群不怕苦,不怕死,不懂偷懒的知青,特别是老孟。

 副班长老孟,深度近视,但壮实,走路极快。广州一中老高二。曾是红卫兵头。为人正直,豪爽,刚正不阿,一条铁汉。劳作时一声不响,不要命的干活,与其说是自觉劳动,自觉接受再教育,但更像一个“劳其筋骨”的有志向,有抱负的热血青年。

就是他,带领三班攻坚石头山;折服老工人;就是他,带领几个人,深夜抬着急病的女知青,翻山越岭十几公里到医院急救,第二天又提着锄头上山。就是他,带领全班知青大战南路山,事迹见报后,不居功,不自傲。

70年,兵团搞一打三反运动,老孟被兵团一些人诬陷为阴谋夺取无产阶级政权受到批斗,随后是无休止的审查。即使老孟后来调到其他团,因其魄力又被该团领导提拔为团参谋,但过不久后还是被兵团的某些人拉了下来,又被流放到连队。

 老孟经历了太多的人生的坎坷,可这次我去接他,谈及此事,意想不到回答我的是洪亮而爽朗的笑声。他感慨的说:“人生的磨砺,机会不是很多,居然遇到了,也算是一次历练……”。他对那种负面评价上山下乡的言辞不以为然,他说,“人不可改变已过去的历史,每个时代都会有沉重,光埋怨历史是没有用的,重要的是要正确认识历史,认识自己。要炼就个人的承受力。” 从他的气度,他的豁达,他的胸襟,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人之间的区别,有一种人,他对生活有一种不懈的追求,他不会因挫折而沉沦,不会因生活的不公只懂得埋怨,在生活中,他永远是一个强者。老孟是我踏入人生中最早的老师之一。当然,在老三班,高佬、阿锐等老高三知青,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老师和不可多得的朋友。

高佬,老高三。书生气度。因为出身不好,为人谨慎,理性,说话富于逻辑,善学,善辨,好研究。做事中规中矩,理想主义者。一个大好人。高佬,自从认识他,就感觉他那种独特的人格,对个人要求的严格近乎苛刻,那种自我改造的信念,直至今天,还在他的思想中闪烁。他做人的的原则是:有人在与无人在,做人一个样。从战士、连长,读书,教书到从校长岗位退休,履行的是一个真正的、标准的、正统的共产党人的行为。在今天,这种人还有多少?

至于阿锐,我曾在一篇小文章中这样写道:"阿锐,广雅中学老高三,中等身材,风趣,对人友善,善诗词歌赋,闲时口中总是念念有词,摇头晃脑,之乎者也,恍如老学究,可爱之极.中学期间便向报社投稿,依稀记忆中一首《满江红》曾被晚报刊载,厚厚两本诗词习作,显露其文采非凡,才华横溢,若非文革,如今定是一代文豪.郭兄虽是一介学子,挥锄弄斧却异常勇猛,砍岜挖穴,不知疲倦.本人期间年纪尚小,得以锐兄教导,获益良多.曾问:如此博命"累否?"答曰:"权当健身锻炼",又曰:"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足见其对人格的历练之心得.69年大会战,连队上演一场三班与一班的荣誉大战,南路山上"战况"激烈,遮天蔽日,飞沙走石,(惹得战斗英雄四师徐师长前往巡视,见知青如此能战斗,叹服:"真钢铁南路队")此时阿锐因过度疲劳,出现血尿,问及,却只是一笑了之.

70年阿锐调去武装连,之后,不知怎的被批斗,也可能是被诬陷为老孟集团的同党,当阿锐被带回我们连队被批判时,我心里自是尴尬得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承认与阿锐是“大钟烟党同伙”(同抽一种牌子的烟),坦白这只是戏言一句,兵团工作队那些人也并不全是傻子,知道我横看竖看并不象不良分子,只好作罢。可阿锐经这次变故被调离武装连,调到离我们更远(20多公里)的地方,以后,便再也很少见他了。

这次“老三班”能有缘相聚,也得益于阿锐从加拿大回来探亲,阿锐自被调走后,几年后在场部当了中学老师,后来还荣升校长,81年从农场去加拿大。算起来,与老孟他们已有30多年未见了。

三十年重逢,唏嘘,感慨,开心、激动,无数的过去,又重现在这欢乐的席间。

阿荣,一个个体饮食老板,现今还保持在海南时的壮实。他是学化工的中专生,比我们晚来几个月。谁知这家伙一来,平增添了三班的冲击力。阿荣壮实如牛,拿起锄头,一扎起马步,那种气势,说气吞山河一点不夸张。最艰苦的,最难啃的,阿荣总会冲锋陷阵,喜欢玩命的干法。所以,所有人都不得不尊称他为“傻荣”。阿荣后来因是学习毛著积极分子当了团支书。一直是老先进。可几年后。却因谈恋爱被撤职,通报。通报内容大致是:此人由于长期不学毛著,不自觉改造世界观…..云云。再过一年,却又提拔到场部当领导,这次阿荣拒绝了。因为,一当领导就难回城了。

阿文,善良、勤奋、直率。一人管理一个菜地,为了使连队不缺菜,悄悄的钻研有关种菜的书籍,发现,海南天气热,是菜早熟的主要原因。为了使蔬菜正常生长,阿文想尽办法,而最终,发现多淋水是最好方法。这就难为阿文了。每天,要多淋一次水,几百行菜,工作量可想而知。而正是这种坚持,使我们连队种菜经验名声全团。

一打三反中,三班受到了批判,第一条罪名就是没政治挂帅。光拉车,不看路。是啊,这是一群有思想的青年,政治桎锆怎能长久锁得住那跳动的思想?

......

    这是一类敢于游戏人生的勇者,怪不得行为最积极,思想最激进。

 在聚会中,三班唯一的三个女同胞也来了。那时我们都说,这几个小姐,跟着三班,受苦受委屈了。这班男人,只顾干活,真的从未怜香惜玉过。可她们,拼命的跟着一起干,却从未叫过苦,从未要求连队特殊照顾。就说王小英,当时身体削瘦,一副眼镜,书生模样,看似只懂抓笔泼墨,唱歌跳舞。可她拖着这单薄的身躯,硬是挺了过来。真女中豪杰。

我们一群老知青,一班平凡人,几十年后相聚,讲的是旧事,往事,流逝的青春。但只有在这时,霎时重现过去的激情,脸上一抹那过去的光彩,还有那不可忘怀的集体记忆。

在这无尽的回忆中,知青们自然谈论到上山下乡对自己人生的影响。大家都认同这种观点:文革的错,导致后来的一场大迁徙(上山下乡)。就事件本身,给一代人造成的伤害是明显的。但从历史的角度看,上山下乡措施也是必要的(当然或许有的人还有更好的方法)。它至少避免了国家在大动乱后出现的经济崩溃,化解了千万学生滞留城市而可能爆发的城市危机。至于后来的回城,是经巨大创伤后喘息了的中国,在工业化道路上发展中人力需求的必然趋势。回城政策,只不过是适应这种趋势而已。所以,无论在职、个体、下岗、退休无不认命于一种机遇的使然。人,往往无力抗拒自然法则的力量,怨天尤人,改变不了既定的现实。

啊,40年了,这是众人人生中的一段共同记忆,但也是我们人生道路的一段必由之路。“老三班”,就是在人生路的一小簇闪光点,当我们回头看那路,那一簇光点,却让我们的人生增添一点暖暖的亮光。人生的路我们走过来了,我们走得老实,走得心安,走得坦然。那些至今还怨恨生不逢时,怨天尤人的人,那些什么“症候”,恐怕还是留给他们自己享用吧!

     健康属于开心的人们!

 

说明:本文作者是海南牙叉农场(原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八团)广州知青,和我同一连队同在老三班.把文章转贴时,我作了一点删改.

原文请看http://bbs.yhnkzq.com/dispbbs.asp?boardid=4&Id=27738

      那天,我拍了一点录象,请看:http://www.56.com/u79/v_Mzg1ODAwNjA.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