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三届 老知青 老大姐的博客

把缤纷的心花撒向互联网,变幻成绚丽的七彩霓虹.......

 
 
 

日志

 
 

[转载]情系孟定—知青返乡纪行  

2008-09-07 08:46:56|  分类: 知青 C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系孟定—知青返乡纪行

    三月十日,应孟定农场之邀,我们原一营一连、二连、八连一行十五人踏上了南行的列车,千里迢迢奔赴我们的第二故乡,去参加农场五十周年庆典。

   还是在成昆线,还是在列车上,你我再也不是十六、七岁的懵懂少年,岁月留痕,当年的少男少女已经过了天命之年。然而,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兴奋的我们宛如是在当年互相诉说在建设兵团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有人还记得当初为回城罢工时把标语“还我青春”写成“还我青青”;把“还我户口”写成“还我尸口”,啼笑之余,血和泪,苦与乐,尽在言语之中。抚今追昔,感慨万千,为在有生之年能够相约重回边疆,重返孟定而庆幸。

   原以为行程要三四天,结果一下火车,当天就乘上直达孟定的大巴。卧铺车昼夜兼程仅用一夜多点就到达了孟定。刚下耿马大山时,知青们的情绪就激动起来,因为我们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孟定坝;看到了十二连,看到了南定河,看到了老二连,看到了苍翠的橡胶林。屈指算来,返城已是二十九载,只见江山依旧,山河未改,当年的老职工有些已经不在人世,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心中平添了一丝伤感。

到了一分场的场部,一连的知青匆匆赶往六连住宿,我们四人(两男两女)就留在一户已搬在营部的二连老职工家里留宿。

按捺下兴奋的心情住了一宿,第二天我们相约到以前的六连、八连、一连。过南定河的竹桥,已经换成铺着木板的吊桥,虽然有些晃荡,但是走起来稳当多了。上游三连处已架起了钢筋水泥的大桥,交通已是相当的便捷,再不像从前雨季为过河而犯愁,更不为背米过竹桥而胆颤心惊。
六连已然变成了一个集中的居住区,听说当年知青走后,老乡向农场要回了土地,六连、八连、一连都是老乡和农场职工共同居住,土地,胶林,湾塘都分了一部分给老乡。

从六连出来后,循着昔日的牛车道,看着胶林如梯田般环绕着大山,我们开垦种植的橡胶树已经开割,当年劳动的艰辛似乎得到了一点回报。

   湾塘依然在原址,但已不复旧日风光。湾塘的水不再清澈,不像我们在时碧波荡漾,那时岸边芦苇丛生,树木枝繁叶茂,一派生机盎然。现在的湾塘水里几乎没有水草,更看不见鱼儿,水面上芦苇中,野鸭、鸫鸡都不见了踪影。我梦中的湾塘竟变成如此模样,真让我们的心里充满失望。

   八连到了,听说以前的老职工都已搬走,只剩下王副连长一家。还算巧,见到了刚回到家的老王。老王已七十多岁,已然老态龙钟,不复昔日壮年形象。八连原来我们住的土坯房已经不在,代之而起的是两排整齐的瓦房。门前栽满了鲜花,老乡家里已变了样,电灯电视也都有了,如今生活较从前好了许多,别有一番新气象。然而,只是再也看不见原来的景物,怀旧的心中不免有一丝惆怅。

随着蜿蜒的山道,我们边行进边拍照,终于走到了一连,看着仅存的一棵大芒果树,看着已变成老乡寨子的一连,记忆深处的一连已经改观,一连的知青感慨良多。

   知青们还记得紧邻连队的小溪,到了小溪一看,溪水未被污染,依然清澈见底,知青们脱下鞋子挽起裤脚下到水里,趟着清冽的溪水,回忆着当年收工后在这里沐浴,洗衣。静静流淌的溪水,像是一首岁月的歌,仿佛诉说着知青当年的生活。溪水曾经伴随着一连知青八年的时光,见证了一连知青八年的痛苦和欢乐。

从一连回来,我们又专程到了猴子山,山上我们亲手种植的胶苗已成林,胶林郁郁葱葱,每棵直径都有四五十公分粗,已经开始产胶了。但是,面向南定河的山头,以前因为石头多而未曾开垦的树林里已看不到猴子,附近植被的破坏,几十年的变迁,猴子们已经迁走。湾塘和猴子山自然风貌的改观使我们感到深深地遗憾。但是,在我们记忆深处如胶片定格般将永远记着昔日山清水秀的湾塘和猴子山。
第三天我们回到了二连,二连变化不大,几户老职工都还健在,只是原来的胶林因为树林太老不能产胶已被新种植的橡胶树取代。二连的老职工对我们很热情,谈起了知青在时的一些故事,也谈起了知青走后发生的变化,言谈中知青们也回忆起了当年老职工对知青的照顾,时光如流水般冲淡的记忆也渐渐在脑海中变得清晰。青山在,人将老,但八年支边生活中与老职工同患难共甘苦的生活将永远保存在记忆中。

   三月十五日,农场庆典开始。先是五十年庆典纪念杯揭幕典礼,然后各分场职工和知青入庆祝大会会场,傣家的少男少女穿着民族服装,敲起了象脚鼓,跳起了傣族舞,载歌载舞,夹道欢迎知青入场。农场的领导回顾了农场的发展史,充分肯定了知青为建设农场所做的努力和贡献。听说此次农场耗资三百多万接待返乡知青,除了每住宿一个知青就向老职工补贴三十元并向知青赠送每人一盒价值一百四十元的普洱茶。另外农场还数次宴请知青,总场光宴席一次就达到两百多桌,各分场还分片区宴请知青,并包了很多交通车来回接送知青参加活动。农场对知青的盛情,使知青有了回家的感觉,知青们都非常感动。

    开完庆祝会后,我们没有留在农场吃饭。我们住宿的主人家又把我们一行五人带到了四方井的傣族寨子到傣家做客,品尝傣家的特色菜肴。傣家人把过年才用的黄糯米饭款待我们,我仔细地看了一下,除了我们知青,老乡们都吃的是白糯米饭,由此可见傣家人是把我们当贵客一般看待。菜很多,傣家的菜总是酸溜溜的,可能是由于民族习惯和地域观念,菜含酸可能是在起一种保健作用吧。席间傣家人热情款待,一杯杯的酒欢然下肚。为了尊重民族的习俗,也为傣家人的热情感动,我多喝了几杯,差一点醉倒。随后,我们参观了寨子,现在寨子里很少看到竹楼,傣家人都住在砖瓦的房子里,傣族妇女着民族服饰的也很少了,在我们看来,没有竹楼,没有民族服装,比原来的傣族少了一些韵味。我们又到了寨子里的缅寺,小和尚特地为我们打开了寺门,傣族人男子在未成年时都要出家当几年和尚。傣族人大都信仰大乘佛教,据说侍奉过佛祖,进过佛门,以后的生活会过得很顺,这也是傣族人的风俗。进了寺门,佛像宏伟,宝相庄严,四周打扫得纤尘不染,可见傣家人对佛的敬仰。我们几个知青也依次拜了佛,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愿家人平安,自己健康,也为傣家人祝福,五谷丰登,百业兴旺,傣家人生活也越过越好。

    十六日我们到了孟定街,孟定街井然变成了一个边陲小城,记忆中只有一条街孟定,只是赶街的时候热闹一些,现在的孟定由于是口岸,可能是政策上的照顾,街头店铺相连,商品琳琅满目,光是缅甸人开的珠宝店就有好几家。想起从前,到孟定买包子馒头全靠甩火腿行走,间或能爬上拖拉机已是幸运,现在街上交通车到处都是,快到孟定的大路上高高矗立的牌坊,斗大的金字书写着“孟定”,也是向世人宣告了孟定已是今非昔比。
       在农场的几天匆匆而过,与老职工洒泪而别,十六日晚我们又将踏上归程。此次大批知青回农场,知青们说“回”,一个“回”字代表了知青对第二故乡的深深眷念。那么多人,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那么多人,在同时同地相见;上海的、昆明的、成都的接近两千知识青年回农场的壮观将来是不会再有了,这是缘分,这是团聚,这欢乐带给我们的是永恒的记忆。八年,青春年少的八年;八年,刻骨铭心的八年;八年,痛苦与欢乐并存的八年;八年,希望与绝望交织的八年。八年中我们曾趟过风风雨雨,八年中我们曾患难与共,八年中我们曾辛勤耕耘,八年中我们流下了多少汗水,我们把青春献给了边疆,我们把青春献给了胶林,莽莽大青山作证,滔滔南定河作证,逝去的岁月作证,我们的青春融入大山,融入绿水,融入胶林,我们的青春无悔,我们的青春永存。有了这一次知青回农场的经历,我们今生无悔,在有生之年我们将永远眷恋边疆的红土地,眷恋着我们的第二故乡——孟定坝。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