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三届 老知青 老大姐的博客

把缤纷的心花撒向互联网,变幻成绚丽的七彩霓虹.......

 
 
 

日志

 
 

知青吃蛇 (二) [转贴]   

2008-11-12 11:10:42|  分类: 知青 B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贴知青吃蛇时,我也把跟贴转了一些过来,请看:

兵团知青蛇的故事真多,捉蛇,打蛇吃蛇,被蛇吓被蛇咬......,我刚到武装连时就曾看着连队四个黎族的农工怎样把一条在孵卵的4米长的大南蛇从地洞里抓出来,那精彩场面令我们这些知青一辈子也忘不了,

 楼主那段“打草惊蛇”真危险!

|当年我们有的知青也到林段里抓蛇.

 

我割的林段里就居住着一条大蛇,两年来和它相安无事,我走后接任的也见过,是一条黑黝黝的粗蛇,我没打过它,它也没为难过我。

我们连队的山上有一条巨蛇,每天下午五点左右会准时从山上冲下来到溪边喝水,谁也不敢动它。

 

楼主所说的蛇,成了吃的盛宴,为人民的利益而献身,也算死得其所了.我们打蛇则不然,好吃的和不好吃的;能叫出名字和不能叫出名字的,统统在打之列.因为我们受了"农人和蛇"的教唆,认为凡是蛇类,都在该死.现在想来,死在我们手下的蛇既无辜也无谓.

    有一次在武装连附近的草地上,十几个男青年突然对一条眼镜蛇发起袭击,那是一条约二三斤重的眼镜蛇.有一米多长。蛇被打死了,扔掉了.谁也沒有为失去一次吃一锅蛇粥的机会感到可惜.有一次晚上从长征队回场部,在"高岭"打死一条头呈三角身体细长的,不知但叫什么名的蛇,大家都认为是为民除了一害......

      在海南,我几度遇蛇,却没福气吃蛇。大概因此,也没蛇攻击我!

  

 当时我们每天的伙食除了米以外就以“无缝钢管”(通心菜)、萝卜干为主,肉是极希罕之物。有一段时间农场老搞大会战,天天割大树位。我们这些还在长身体时期的小伙子,每天高强度的劳动,伙食又差,支出大于收入,个个手软脚软,眼冒金星。好在老天爷有眼,让我们在山上打到一条一米多长的“金包铁”(金环蛇)。我们赶快跑到佛子楼买到一些中药材,用瓦锅在露天(老班长说煲蛇不能在有屋顶的地方——天晓得)焖了一锅蛇汤。我们吃了这条蛇,第二天割大树位精神足了许多,流的汗好象也有点油腥味了。(节选自自创文章<<外包组趣事>>)

heiyi,还记得我们连队吃过的那条大大的四脚蛇(巨蜥)吗?那可是国家级的保护动物啊!

海南热带雨林中蛇的种类非常多,知青们也不是遇到所有种类的蛇都拿来吃,常见的如竹叶青、烙铁头、草花蛇等因太小,没人会拿来吃,还有水沟里人们丢弃的鸡笼上缠满的小水蛇(现在菜市卖的那种),也从来无人感兴趣。最令人兴奋的是遇到大蟒蛇,当地又叫琴蛇,它一般都有三四十斤重,无毒易逮,肉可供整个连队人员改善伙食,蛇皮也很值钱,是制作琴鼓的良材。但琴蛇深居简出,和它相遇简直是遇仙一样,不可祈求。

在热带雨林的地方,蛇是常见的。提起“大蟒蛇"其实很容易捉的,有一种叫“山姜”的植物,只要把山姜的叶子把大蟒蛇围起来,再用山姜的茎的部分打烂编成绳子,就很容易把大蟒蛇捆绑起来。

 

说到蛇,大家会联想到它的恶毒,因为常用“蛇蝎心肠”来形容恶毒的人。海南岛大多地方是热带雨林山区,到处莽莽苍苍,长夏无冬,正是蛇类的乐园。如今,为了保持生态平衡,蛇类被列为保护动物。另方面,蛇是鼠的天敌,故又成了庄稼的卫士。但我们那时候见到蛇,却得壮着胆子把它“击毙”,因为害怕它“侵犯”我们的人身安全,我就亲眼见连队的一个广州女知青被青竹蛇咬一口后,腿肿得象小桶般粗.
         

 

 第一次见到蛇,是在橡胶林段锄草,当我用砍刀斩断比人头高的飞机草时,突然发现一截枯树枝在蠕动,定睛一看,原来是条蛇,正吐着长长的信子高抬着脑袋望着我呢,吓得丢掉砍刀大叫起来。听到我的叫声,几个知青跑过来问出了什么事,我颤抖着手指了指那蛇,一广州男知青捡起我丢掉的砍刀向那蛇的头部砸了下去,只见那蛇剧烈地扭动着躯体,慢慢的就停止了摆动。他马上找了根草把蛇吊在一树叉上,用砍刀把尾巴切断,然后用嘴吮吸着蛇血,有滋有味地吞下去。据说蛇血能祛风活血,对常年风吹雨淋的体力劳动者有很好的保健作用。这次示范动作,消除了我对蛇的恐惧感,以后再遇到蛇,我都照着这个办法,把蛇消灭掉。蛇是很狡猾的家伙,它会随着生存环境变化而改变身上的颜色,就象穿上一身保护服,有时近在咫尺才能发现,有时一下子会遇到二、三条蛇缠绕在一起,打得手都发软。

我见到的最大那条蛇,是1974年夏天的一个凌晨4点多,我借着朦胧月色上wc,那wc的蹲位间只用半人高的墙隔开。当我踏进门,只见第二堵墙上有一个圆圆的、黑乎乎的东西放在上面,以为是谁把斗笠遗忘在这里。仔细一看,怎么平平的?再定睛一望,原来是条小碗口粗的蛇,盘成直径约80公分的圈,一动不动的。这么大一条蛇,可以煲一大锅汤,好好改善一下生活了。但早就听人说,遇到大蛇如果一下子打不死,会把人缠住,直到把人缠得断了气才罢休。我赤手空拳、单枪匹马,因此不敢动手,悄悄退出后马上跑去找老工人帮忙。当我带着援兵回来时,却再也见不到那蛇的踪影,大家直叫“太可惜了”。

 事情已经过去30多年,假如那条大蛇仍活着的话,可能已经修炼成精了,要是条母蛇的话,也许已经有成千上万的蛇子蛇孙了。呵呵,因为我胆子小,不经意间放生了那条蛇,不知道它是应感谢我、还是该厌恨我?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